给远方父亲的一封家书

        春节假期结束,纵然有太多的不舍,但为了心中那份执念,游子再次要离开家重返工作岗位。乘着渐行渐远的火车,内心如刀绞般难受,竟不…

        春节假期结束,纵然有太多的不舍,但为了心中那份执念,游子再次要离开家重返工作岗位。乘着渐行渐远的火车,内心如刀绞般难受,竟不敢透过车窗眺望窗外的二老。
        坐火车、沿途换乘汽车,一番折腾后,回到单位宿舍,天已经麻麻黑了。打扫一番过后,静坐书桌前,脑子里不时浮现出:以前春节陪伴在父母身边的情景,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今年已经28岁了,许多想对父亲说的话当面口涩说不出,不自觉间提起笔来想给远方的父亲写一封家书。
        20岁那年,同母亲唠家常时,无意中听到她说,那年第一场降雪来临,正是她去医院做化疗的日子,她在村委会办公室等了您一个小时,而这一个小时,医生已经打了不下10个电话催促赶紧来医院。两难之际,她走进您正正在开会的会场,告诉了您实情,而您却说了一句,“今天你自己坐公交车去吧,村里忙,实在走不开”。听了您的话,她就没说什么,走出村委会办公室,身影渐渐消失在冬日的雪地里。她说,那天独自从村子走到公路上公交车停靠的站牌过程中,雪越下越大,她一手拄着一根拐棍,一边艰难地挪着步子,脚下一滑,“啪“地坐在了地上,她的脸重重贴在地上,疼的她半边脸都麻木了,用尽全身力气,将胳膊用力撑着,脚一掂一掂,来回三五次才艰难地站了起来,腰似乎就像断了一样疼,就这样踉踉跄跄地,把平时原本30分钟的路,走成了2个小时,坐上去医院的公交车后,大家以为她从北极来的一样,你一言我一句地问她,这是走了多久,竟让雪都把全身眉毛和染白了。幸运的是下了公交车,在医院门口党员志愿者的帮助下,顺利地来到了她每次透析的科室,躺在那个几十年来已经深恶痛绝的病床上,任凭两根透明的胶管插入自己的身体,鲜红的血液在管子里流淌着,一瞬间非常绝望,但一想到您每次陪她来透析的场景心里似乎又热起来。透析完被志愿者们安全地送上公交车。可天意弄人,这一天她竟在离家200米的村间小路上晕倒了,被邻居发现后送回到了家里,您还是被邻居打发别的邻居叫回家的。母亲说看到您回家的那一刹那,她竟嚎啕大哭起来,也许是心疼,也许是依赖,而更多的是命运眷顾,自己还能再见到您。母亲说完这段,连忙对我说,她能理解您,让我不要怪您。那会我听了这件事后特别恨您,恨您眼里把村里的工作看的比母亲的命重要,恨您没有尽到一个好丈夫的责任,而现在随着阅历增加,也进入工作岗位,我明白了您的不易,更懂得了您的心中那份责任。作为儿子,愧对母亲,不能侍奉左右;愧对父亲,两鬓斑白、额头爬满皱纹的年纪在干好村里支部工作的同时还要挤时间去工地干活为母亲筹备透析费用。
        母亲患尿毒症已十几年了,治疗费用也花了将近70多万元。每次回家探望母亲,最明显的就是看到她满头的黑发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掉落,如今已经寥寥无几。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母亲对我说,不用担心她治病的钱,莲花寺镇政府在得知她得病的情况后,镇党委王书记带领镇上领导已经来家里看过她好多次,且嘱咐她安心养病,不要有后顾之忧。并让您把看病的票据拿到镇民政办办理大病补助、临时救助等。可您犟的不去,说随后实在钱倒腾不过来了再去办,现在先给村里比咱还困难的人。王书记听后立即耐心地给您做工作,最后直接用命令的口气,说您是莲花寺镇少华村党支部发挥基层战斗堡垒作用的带头人,是基层共产党员的好标杆,十七年来协助镇党委带领支部一班人,脱贫致富奔小康他很有信心,也很放心,但眼下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党的政策您也有权享受,您为共产党干事,共产党也要替您分忧,莲花寺镇因有您这样的好支部书记而感到骄傲。听完母亲说完这件事,瞬间觉得您对我的教育也一直是这样,用您的话说就是:“凡事必须靠自己”。
        前几日回到家,您正给母亲做饭,洗衣机里还泡着衣服,听您说一会还要给母亲擦身体,量血压、血糖,完了后还要去村上落实党建、脱贫攻坚、信访维稳、扫黑除恶、环境卫生等工作,言语里透漏着一个信号,那就是都很重要,事都很急。话音刚落,只见张主任一脚踏进了家门,着急忙慌地问您给村里打井选位置和装管子让自家村子人干行不行,说村子经常干活的那几个人已经找了好几次了,只听您大声喝斥道:“不行!选址必须要等区水利局的技术专家明天来勘测,定好位置后才能装管子,以前吃了不懂技术的亏,这次好不容易争取到解决全村用水困难的项目,一定要慎重,不能走过程,末了,好事没办好反被乡里乡亲指着鼻子骂。”看到您生气的那副表情,我把想调回家乡工作,回去后替您分担压力,照看家里的想法又咽了回去。
        晚上,陪您和母亲吃完饭,帮母亲捶背的间隙,我忍不住又向母亲偷偷说了自己想要调回家乡工作的想法,说自己身边有太多忠孝不能两全的悲苦家庭子女对父母的那份愧疚和遗憾,我不想再在自己身上发生,没想到一向坚强的母亲这次竟泣不成声,您走到母亲跟前,递上纸巾,示意她擦干眼泪,大概您猜到了什么。用手指着我的头狠狠地骂我,“滚犊子,你就踏踏实实把工作干好,家里不用你操心,我就是不出去打工,借钱都会在你母亲有限的时间里替她按时做透析的,不会停止。一旁的母亲,有气无力地对您说:“你放弃我吧,放弃治疗,让我就这样慢慢的离开人世吧,我这病看下去就是个无底洞,说不定哪天就撒手人寰了,到最后你还是人财两空,娃还没娶媳妇、买房,我再不能拖累你了,前半辈子你没日没夜地洗衣做饭伺候我,把本该属于我干的活都干了,能跟着你过日子知足了。父亲却缓缓地对您说:“作为男人,我是你的丈夫,上天已经对你不公平,但我不想认命,只要有你,再苦我也会和你一起苦,困难和你一起度,我会倾尽所有,把最好的都给你,不会让你在有生之年带着遗憾走。”听完父母的对话,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用沙哑地声音问您,您这样做值得吗?只见您叹了一口气说:“没有什么值与不值,命运对自己确实不公,现实已经如此,作为七尺男儿和一名共产党员只能迎难而上,把我的母亲三十年来对他的默默支持化为前行的动力,像一颗向日葵一样永远面朝阳光,陪伴母亲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听完您的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更体会到您,爱家爱的深沉;爱党、爱民爱的执着。
        亲爱的父亲,您虽然没有伟岸的身躯,话也不多,可您人实在,担任村支部书记十七个年头,一直都是穿着那春夏秋冬仅有的几套夹克和短袖,甚至衣服上已经斑斑点点地出现了滑丝,坐骑依然是那辆墨蓝色的弯梁摩托车,车头前随时挂着装有做泥瓦工活的瓦刀、模板的蛇皮袋子,车后总是载着重病的母亲穿梭于医院和家之间,仍默默地用您那双粗糙的双手和炙热的脚板为少华村2000多名群众服务着、付出着,在为党分忧的同时耐心地照顾着病魔缠身的妻子,几十年来不离不弃,从未停止一刻的相守。2019年正月里,我写这封信只希望您明白,儿子懂您的不易,更懂得您的那份家国情怀,懂得您的那句–红旗不飘,人心不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作者:吴妮)

(责任编辑:马瑞琴/晓佳)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9-87551069

邮箱: sxzhengqi@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